家文化门户网站首页--天时网络科技姓氏文化大数据工程
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潜心村庄故事,连解两个谜团
潜心村庄故事,连解两个谜团
2019-04-26 10:57:17 来源:
编辑:georgeyonger
点赞:  点击:0  评论:0

 

(潍坊屋檐下)潜心村庄故事,连解两个谜团



2943a8b430c62cb8ceb3e556efc86b3.png

 

69岁的乔恩太是奎文区北苑街道则尔庄人,是社区“名人”,平时很忙,忙乔氏文化研究会的事,忙着挖掘村庄故事。4月20日,记者了解到,经过几年走访,他最近帮着则尔庄解开了两个谜团,一个距今近200年,一个已经过了70年。

修族谱后开始整理村志故事

4月20日,记者在则尔庄村史馆见到了乔恩太,六大板块的村史记忆里,他捐赠了物品,执笔了部分文稿,他与村庄故事的缘分,还得从修族谱说起。

乔恩太1975年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英语教师,后转行到外贸公司当翻译,再被高职院校聘任,直到2010年退休。早在1988年时,他曾在白浪河西岸捡到一本《张氏族谱》,一直未曾停止过为它寻找主人,直到2005年通过潍坊晚报的报道,终于找到族谱主人。在这期间,他对修族谱的事情开始关心起来。

乔姓在则尔庄160个姓氏中排第九位,乔恩太退休后主动承担重任重修族谱,那段日子,他几乎天天在打电话中度过,电话打过去了,被人拒接过,也被人当过骗子,他费了很多心。两块手机晚上充满电,第二天全部打到没电。到近郊村落寻找乔氏族人,他都是骑着电动车,有一次到经济区的店子村、李家庄子村、大庙村等走访,直到中午1时才忙完,顾不得吃饭,他急着返程,电动车却没电了,他推着车走了十多里路才回到家。2011年腊月二十四,他跟潍城区北关街道湾子村的族人约好第二天见面,没想到夜里下雪,第二天路滑还有雾,他骑着车,脚贴地面,慢慢地前行,走到玄武街和四平路路口时,直接看不清信号灯……

这样的经历很多次,而修族谱只是一个开始。通过搜集先人的故事,他决定要搜集、挖掘则尔庄的历史故事,记录村风良俗,传承村庄文化。整理社区文化墙文稿,写记忆中的则尔庄,绘制了上世纪50年代村居分布图,每栋房子的具体位置,户主名字,一目了然。“我出生在则尔庄,这里就是我的家,有责任和义务为村庄写下历史一笔。”乔恩太说。

寻找到一块牌坊主人的资料

乔恩太听则尔庄老一辈人讲过,村里有四座牌坊,具体位置和规模都能说得上来,还有不少居民曾在牌坊下住过,他查阅《潍县志稿》了解到,则尔庄有三座清道光年间的节孝坊,主人分别是丁泰元妻张氏、丁在午妻陈氏和谭锡田继室陈氏,可惜牌坊的主人是谁、为何而立、与则尔庄有什么渊源、这些都不得而知。从2012年开始,乔恩太下定决心,循着线索,开始查证。

几年来,他自己都数不清拜访了多少老年居民,后听朋友说丁家庄的胡玉成知道一些信息,乔恩太去了几次都找不上来,今年2月份,有人帮着他在虞河边找到遛鸟的胡玉成,正值冬天,两人也不觉得冷,就在河边树林里交流关于牌坊的资料。

今年春节后,乔恩太联系了丁氏21世族人丁洪顺来到村史馆,参观了牌坊复原图,还就丁泰元妻、丁在午妻两座牌坊信息进行了交流,由此揭开丁在午妻的身世之谜。据乔恩太介绍,丁在午是丁氏15世族人,陈氏17岁嫁给丁在午,然而好景不长,丁在午19岁时英年早逝,留下未满周岁的儿子,陈氏因此守寡,本想与儿子相依为命,却不料儿子夭折,陈氏未再嫁,过继了小叔子家的儿子为嗣,将其抚养成人。《丁氏家谱》载:“陈氏平时勤俭端言,不苟言笑,然遇大事,侃侃而谈,悉中肯綮。”“丁氏17世族人为赞陈氏忠贞,上奏朝廷为其立碑,这就是则尔庄历史上的丁在午妻陈氏节孝坊。”乔恩太说,牌坊原址在现四平路与卧龙东街路口东南角,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建,1954年拆除。根据老人们的回忆和描述,社区请工笔画家张惠昌帮着复原了这座牌坊的样子。

1958年拆除的节孝坊,主人疑似丁泰元妻张氏的,乔恩太还没有查找到相关资料来证实,的另两座被村里人称为“直门”的牌坊,他一直在思考是否与张氏和谭锡田妻陈氏有关,“关于这三座牌坊,我会继续求证,也希望市民看到报道后,能提供线索。”乔恩太表示。

乡长被害一案真相大白

乔恩太是土生土长的则尔庄人,打从记事起就听村里的老人讲乡长被杀一事,这事也成了村里的未解之谜。事情回到71年前的1948年,4月27日潍县解放,则尔庄隶属潍坊特别市第五区则尔乡,上级委派一名齐姓(具体姓名不详,胶东人)干部来开展工作,约50岁,1.6米的个头,村民称其齐乡长。齐乡长当年深秋被歹徒枪杀,这一案件当时影响特别大,村里人只知道案件未破,却不知道案情真相,常会念叨这事,觉得齐乡长家属应该很着急,人是在这里被害的,应该有个说法。乔恩太的叔叔牺牲在临朐后,家里人不知道消息时很着急,对于齐乡长一事,他感同身受,觉得自己应该去寻找真相,告慰齐乡长在天之灵,对其后代也是一个交待。

时间过去了几十年,当时的文字资料很少,退休后,乔恩太抱着“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决心,一次次跑去市档案局、潍城区档案局、市图书馆查资料,打听过许多老人,但均未果。还专程到八九医院寻找当时的目击者尹淑玉,尹与齐乡长同时来潍,也是胶东人,后来调到八九医院当护士,1975年已调到青岛,没有联系,乔恩太的又一条线索断了。经过文史朋友圈的热心人介绍,今年1月他终于联系到了86岁的孙国桢老人,得知当时市公安局对此案非常重视,派政治侦查科副科长蔡仁东带人破案,追查到杀害齐乡长的两歹徒逃往青岛,上世纪50年代被当地公安机关逮捕,押解回潍坊后被枪毙。

71年过去了,困挠村民多年的谜团解开了,乔恩太还挂念着齐乡长的后人是否已知真相,是否知道亲人的下落,“希望能找到他的家乡和亲人,告诉他们真相,告慰齐乡长的英灵。”乔恩太殷切地希望这一心愿早日达成。





                              (文/图 本报记者 齐英华(署名除外;编辑:乔凤杰)

评论
全部评论

1.00000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