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永新厚田寻根小记
永新厚田寻根小记
2016-09-18 13:58:57 来源:
编辑:fangfang
点赞:  点击:4  评论:

 1024,我和正在井冈山学习的阳春宗亲一起,到永新县沙市镇厚田寻根问祖。

       上午八时从井冈山茨坪出发,驱车八十多公里经井冈山市新城区、沿白沙公路到达永新县城。在永新县城接到阳春宗亲联系的双先宗亲,又继续西行约二十公里,十时左右到了厚田所在的沙市镇。

       由于我们事先一直都是与厚田的小丁宗亲联系好的,路上还与小丁宗亲通了电话,他说到了后打电话给他,可我和阳春宗亲到沙市后轮番打他的电话就是无人接听(小丁宗亲后来告诉我们,他的的手机放在家里充电)。双先宗亲虽然是永新人,但也对厚田不熟。无奈,我只好下车问两个在路边说话的老乡,巧得很他们都是周姓宗亲,更巧的是他们说正在修谱,并直接把我们带到了厚田三修谱主编正仁宗亲开的手机店里。

       正仁宗亲热情接待了我们,当我们说明到厚田寻根的来意后,他又把我们带到他家(就在沙市镇街上)三楼的一个房间,帮我们查阅族谱。这个房间的桌子上、樻子上,到处摆放着家谱及涉谱资料。正仁宗亲给我们介绍,永新周氏全县初修统谱工作正在进行之中,初稿基本完成。他又将我们到来之事,打电话告诉了初修统谱理事会昔开理事长和有关宗亲。

       桌上有一本永新周氏初修统谱理事会编印的《涉谱摘文》,阳春宗亲和我看了一下,书中有姓氏、说谱、职官、风水、纪年等篇章,特别是在周氏篇中有吉州周氏源流、各派次第、各派分徙总图等很多资料,就向正仁宗亲提出想买一本。正仁宗亲按成本价每本只收了我们35元,同时还各赠送了我们一本《厚田周氏三修族谱迎谱庆典纪念册》。

       一会儿功夫,昔开理事长和仲锡、小丁等宗亲先后赶到正仁宗亲家里,与我们见了面。昔开宗亲德高望重,原来是厚田三修谱理事会理事长,现在又担任永新周氏初修统谱理事会理事长,虽然已经79岁,但精神很好,精力充沛。如此高龄却没有在家安享天伦之乐,还在担纲永新周氏初修统谱,还在为家族事业东奔西跑,日夜操劳。当他听说我是遂川人时,告诉我他1950年参军当通讯员时,就在遂川剿过匪。从而使我了解到昔开理事长不仅是老前辈,而且是老革命,这更令我肃然起敬。

       小丁宗亲虽然和我没有见过,但平时电话联系较多,还从邮箱给我发来厚田、南边族谱的照片,对我查证十一世先祖帮助很多,见面后并不生分。

       更使我惊喜的是,仲锡宗亲是南边开基祖子诚公后裔,而我们这一支也是从南边迁徙出去的,我们更是同根同支。高兴之余,我和仲锡宗亲就在正仁宗亲家里合了影。

       在厚田宗亲的帮助下,阳春宗亲一边看谱一边拍照地忙乎起来。而我则很急迫地想去开基祖地寻根问祖,跟昔开理事长和正仁宗亲打了招呼,就请仲锡宗亲带我到南边村去。

       仲锡宗亲是沂滨公世系三十八世,今年67岁。他在车上告诉我,过了沙市大桥,与沙市镇街上一水之隔的这一带统称厚田,都是周姓,都按沂滨公世系修谱和区分辈份。南边村离沙市镇街上5华里,全部修的水泥路,虽然路窄一点但很好走,几分钟就到了。仲锡宗亲把我带到报春堂,要我先看看祠堂,他去告诉宗水族长公。

       报春堂,又称朴庵翁祠(子诚公号朴庵,后人尊之为诚翁),1950年首次修建,2000年重新修缮,气势恢宏,古朴大方。祠堂外面的门楼镶嵌的白瓷板上,“诚德流芳”四个红色大字分外醒目;祠堂正门上方,悬挂着白底黑字“朴庵翁祠”的匾牌;进门左右两边的方柱上,白底黑字书写着一副对联,上联“诚翁英灵常在护佑堂族同昌炽”,下联“列祖俊魄恒存庇卫南边共繁荣”;两个红底金字的“报春堂”堂名,悬挂在大厅正中央的横梁上;稍前一些,还悬挂着一块竖体的“天子嘉宾”的红色牌匾;上厅供奉有高祖瑜公、开基祖子诚公肖像,肖像上方写有“佑啓我后”四个红底金字。

       我正在报春堂边看边拍照,仲锡宗亲陪着宗水族长公一起来了。宗水族长公是沂滨公三十七世,是厚田周氏南边族谱首修理事会理事长、《南边族谱》主编,今年70多岁,身体很健朗。他听说我是遂川人,从井冈山来厚田寻根问祖后很高兴。他说在首修南边族谱时,就请万安潞田的宗亲到遂川找子诚公后裔,当时没有找到,现在你来就联系上了。我告诉他,子诚公后裔在遂川也很多,据我参与联谱了解的至少有3000人。我和宗水族长公、仲锡宗亲在报春堂内外合影后,提出想看看族谱,宗水族长公马上说,我回去拿过来。

       宗水族长公回去拿谱,仲锡宗亲又带我去看老祠堂。老祠堂距报春堂不远,由于修建年代久远,饱经风霜,略显斑驳,也没有报春堂的高度,祠前还有房屋和残墙挡着视线,但祠堂上方“诚翁祠”三个字却相当清晰,遒劲有力。

       看完老祠堂回到报春堂,宗水族长公已拿来南边族谱,还拿来了一本手抄的《厚田周氏重修族谱》。我先翻阅起2005年编修的《南边族谱》,在凡例中看到第九条的一段“本族跨三县六个自然村,共362户,计1956人,都入谱记载,均属我族嗣孙”,赶紧请教宗水族长公和仲锡宗亲,他们给我介绍,还有泰和槎源、万安潞田的子诚公后裔都在一起合修,宗水族长公还亲自找到谱中记载泰和槎源和万安潞田后裔的部分给我看。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族老谱记载的先祖仲逊公从泰和槎源迁徙到万安泸溪,但泸溪在哪里我们都问不到,原来就在万安潞田,与遂川的于田交界。我仔细查看了万安潞田后裔这部分,想寻找到我族持公、渐公的线索,但很遗憾,从头到尾都找不到。宗水族长公和仲锡宗亲安慰我说,潞田那边还有老谱,也许老谱有记载,你可以去看看,还告诉了我参与修谱的几个潞田宗亲的名字和电话。

       再翻阅手抄本《厚田周氏重修族谱》,也只记载到沂滨公二十世用权公止。手抄本的谱序、前言等还是宗水族长公亲自用毛笔抄写的,字体工整,字迹端正,看得出是颇下了一番功夫的。原来我有一个疑问,既然2005年编修了《厚田周氏三修族谱》,怎么同一年又编修了《南边族谱》?这个疑问,我在手抄本《厚田周氏开派世系图前言》中,得到了解答。原来,沂滨公十四世思诚公徙厚田开基,十五世友端公生子雅、子诚、子俊、子卓、子仁五子(子俊、子仁外抚),十六世子雅公为厚田九房及柯上先祖,子诚公为南边先祖,子卓公为厚田店前树德第先祖。《厚田周氏三修族谱》主要编修的是子雅公后裔厚田九房族谱,《南边族谱》编修的则是南边开基祖子诚公后裔族谱。

       我在报春堂边看谱边拍照边与宗水族长公交谈,忙忙碌碌中一晃就中午12点多了,只好依依不舍地与宗水族长公告别,与仲锡宗亲一起返回正仁宗亲家中。刚好阳春宗亲也基本忙完,昔开理事长已在餐馆安排好中饭招待我们。

       陪我们吃饭的除了昔开理事长、正仁宗亲、仲锡宗亲、小丁宗亲,还有上午未见面的副理事长七生宗亲和心庭宗亲。与先祖开基地的几百年前是一家的宗亲前辈们欢聚一堂,血浓于水,谈宗情叙族谊,相互敬酒,互致问候,气氛热烈,其乐融融。餐前,在座的宗亲们在餐馆合了影,因光线差效果不太好,餐后又在沙市镇政府大楼前再次合影留念。

       中午两点左右,我和阳春宗亲与昔开理事长等宗亲告别,离开厚田返回井冈山。

       这次到厚田寻根问祖,厚田宗亲特别热情,不仅花时间花精力帮助我们找谱查谱,而且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招待我们吃饭,浓浓宗情亲情溢于言表,借此机会,向昔开理事长等厚田宗亲致以诚挚的谢意!

       厚田之行收获较多,一是结识了厚田、南边宗亲前辈;二是看到了南边新老两座诚公祠;三是解开了厚田、南边各自修谱的疑问;四是了解到泰和槎源、万安潞田宗亲合修了南边族谱;五是拍到了很多珍贵谱照;六是知道了泸溪在万安潞田,并获得了潞田宗亲的联系电话。

       同时也还存在两个难点,一是尚未查到我族先祖从万安潞田迁徙的具体线索;二是在《涉谱摘文》(第118页)和《厚田周氏三修族谱迎谱庆典纪念册》(第44页)都看到我们丰足山暨峨溪派迁徙图,但先祖的世系与我族老谱的世系大相径庭,相差二十三世。请教过主编正仁宗亲关于资料来源,他说吉州老谱(厚田就有但一时拿不到)上记载的,我请他如果拿到了帮忙查清楚。这两个难点的考证绝非易事,但必须想办法花时间精力考证清楚,相信只要付出艰苦努力也一定能够考证清楚。


评论
全部评论

0.09374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