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文化门户网站首页--天时网络科技姓氏文化大数据工程
福建天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姓氏网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参加首届矩公祭祀大典侧记
参加首届矩公祭祀大典侧记
2016-09-18 13:53:24 来源:
编辑:fangfang
点赞:  点击:3  评论:

1118,自己应邀参加了江西泰和周矩宗亲会首届矩公祭祀大典。

       首届矩公祭祀大典先后在泰和县螺溪镇爵誉村、漆田村举行,矩公刚正不阿,弃官归田,乐善好施,造福于民,美名远播。我们和爵誉、漆田的矩公后裔既有联系又有区别,联系在于都是出于庐陵乌东,同根同祖。区别在于不同支,爵誉、漆田周氏是庐陵乌东四沂祖沂渊公这支,而我们是庐陵乌东四沂祖沂滨公这支。也因为如此,我们这支槎源(在螺溪镇路边村)周氏于1996年所修的族谱,是与爵誉周氏合修的。

       井冈山茨坪距螺溪镇不足100公里,走泰井高速个把小时左右就能到达。事前问清楚了祭祀大典上午9时开始,计划早上7时出发,赶到参加祭祀大典时间绰绰有余。出发的时候天气挺好,到泰井高速路口时被告知因大雾高速公路封闭。转到省道后一会儿,果然大雾弥漫,可视距离不到200米。途中车辆小心翼翼地慢速行走,又在路上吃了早餐,赶到螺溪镇时已快到9时了。螺溪到爵誉还有几公里,而且还必须从公路拐进去,由于地方不熟,边问路边走,还是越急越添乱,看到有一条路口挂有横幅标准插了彩旗就拐进去,不想竟然先走到了漆田村。从原路返回赶到爵誉,遂川周氏宗亲会筹备组负责人周游和迁徙遂川的矩公后裔等4人已在祠堂路口等候我多时,祭祀大典也已鼓乐齐鸣、鞭炮喧天。这真使我领略到什么是“人算不如天算,计划不如变化”。

       在仆射周公祠门口刚好看到江平宗亲,向他介绍了周游等遂川来的宗亲,并请他转告常务副会长东宁宗亲说我们来了。因为东宁副会长是首届矩公祭祀大典的联络人,我在910日到泰和寻宗问祖时他就告诉过我举行首届矩公祭祀大典的时间,而且遂川周游宗亲和我的邀请函也都是他先后寄来的。

       进入祠堂签到时,我个人向祭祀大典捐资200元,以略表对矩公的仰慕之情,敬祖之心。

       仆射周公祠又名久大堂,祭祀大典现场灯烛通明,人头攒动,香烟缭绕,庄严肃穆。久大堂的堂匾下,悬挂着红底白字的“江西泰和周矩宗亲首届祭祖大典”的横幅,堂前墙上张挂着周矩、周翰、周羡三位爵誉、漆田周氏先祖肖像,供桌上供奉着爵誉、漆田周氏列祖列宗神位。参祭宗亲站立前厅,外省宗亲身披彩带,站在前排。亮灯、亮烛、恭迎矩公暨列祖列宗领受祭拜,上香、敬献三牲、鲜果、美酒,泰和周矩宗亲联谊会会长周聘意致辞。然后,由爵誉宗亲引领,全体参祭宗亲前往矩公茔墓瞻仰祭拜。

       矩公茔墓就座落在爵誉村,距久大堂约两华里路。我们踩着泥泞小道,怀着崇敬心情,随参祭队伍泥一脚水一脚地前行。途中遇上东宁副会长,我向他介绍了周游宗亲。

       矩公茔墓是江西省和泰和县文物保护单位,占地较大。墓碑由泰和县水电局槎滩陂管委会、南冈周氏一本堂后裔1996年共立,正中书写着“南唐西台监察御史周公讳矩字必至号云峰之墓”。 茔墓上方写着“山高水长”四个大字,右边写着“创槎滩碉石二陂千秋歌颂大德”,左边写着“衍学士仆射两派万代仰承高风”。 茔墓前方分别立有江西省政府、泰和县政府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匾、《周矩墓志》牌匾。但诧异的是,茔墓左前方有一座康姓坟墓,与气派、庄重的矩公茔墓很不协调,令人遗憾,也不知这个文物是如何保护的。另外,在矩公茔墓后方,立有一块石碑,但可惜的是,石碑上的文字已看不清了。久大堂内也有一块石碑,镶嵌在墙壁内,石碑上的文字同样看不清。

       矩公茔墓瞻仰祭拜后,一些宗亲怀着敬仰之情,聚集在茔墓前合影。

       参祭人员返回久大堂,再次鸣炮奏乐,向矩公等先祖鞠躬致敬。看到原来的方案是依次分别祭拜,可能由于人多,而改为集体祭拜了。

       本来上午还安排了瞻仰南冈口矩公一本堂旧址,但我已与槎源出来在泰和县城工作的征江宗亲约好,趁这次参加祭祀大典陪我到槎源,下午他又有事,只好利用这一时间。于是与周游宗亲分开行动,他去瞻仰一本堂旧址,我跟征江宗亲去槎源寻根。

       槎源往返约一个小时,因下午漆田还有一个座谈会,中饭安排在漆田吃,我们就直接来到了漆田。在这里,还见到了庐陵乌东瑜公后裔宗亲会的忠胜、告根、立人三位会长。

       吃饭时八仙桌坐8个人,先上了瓜子、花生、桔子、兰花根等点心,然后上了几个菜,有酒也有饮料,等我和周游宗亲去添饭时,却到处找不到饭在哪里。这时才有漆田的宗亲告诉我们,这里办好事的习俗,中午不吃饭,而是吃点心,等会还有面条,你们吃点面条。

       由于车子下午还有事,中饭后我告别了东宁副会长和江平宗亲,离开漆田返回井冈山。


评论
全部评论

1.577149s